• 父亲做的手擀面,总是那么地道、淳朴,富含人生哲理_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9-14 07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何况,当时家里没有空调,因为天气的缘故,人只要一动就会流汗。那电风扇都发热,送不出令人舒适的凉风。

做的人不容易,吃的人没胃口,这是只能作罢。

把揉好的面团放在已经散了干面粉的砧板上,用手按压两下,使其成为一个大大的厚厚的饼。

有人会说,手擀面而已,什么时候都可以做,为什么非要这个季节才怀念?你们平时吃不上吗?

切面时,父亲先把又大又薄的面皮从外向里,以对称的方向一层一层折叠起来,形成一长条,再切成均匀的面条。

为此,母亲虽然也会做手擀面,但是因为她力气小,自动退出。想吃手擀面了,都让我爸上场。

其次,就是擀面。

父亲的手擀面,有他标准化的一套流程。

然后拿出奶奶手里留下的1米长的擀面杖,压在面饼上用力一边往下压一边向外擀面,使面饼慢慢地变成圆圆的薄薄的面皮。

平时,父亲在工厂上班。这家老板很奇怪,一年中最热的三个月休息,厂里的员工也休息。暑假两个月,最是炎热,没有胃口吃东西,只想天天吃凉凉的、冰冰的。手擀面自然不愿意吃。

“爸,我觉得这冷面条比昨晚的还好吃。”

吃了还想吃,不吃到肚子撑,根本停不下来。

首先,拔出专门揉面所用的钵,放进面粉。一次一次加进水,把面粉揉成面团。这面团要硬一点,太软的,擀成面条不好吃,没有韧劲,很容易断。

土豆是夏季丰收的,但是农家,一般都会留下一部分,放在通风之处,除了做菜,就是下面条;还有芋头,比土豆晚一些,秋季早已收割进家门,下面条可好吃了。

之后,两只手一次一次从中间向两边均匀按压,让手里的面皮越来越薄。接着把面皮摊开,用一样的方法从侧面一个方向再做一遍,摊开,再换方向再擀面,要使面皮的形状基本是圆形。

切成块的土豆或者芋艿,要与煮面条的冷水一起下锅。等水沸腾了再放面条和咸菜。锅里二次沸腾后,揭开锅盖,让面条在锅里翻腾一会儿,这会儿可以给面条调味。直到土豆或者芋艿煮透,里边的淀粉和面条、面汤融合在一起,使得味道发挥到极致时,可以关火。

锅里剩下的面条,父亲则会装在一个大碗里。第二天早上,起火热一热,加上第一天中午的剩饭或者做一些面疙瘩,又是一顿。

我牢牢地记住父亲的话。是啊,我们做人要像做手擀面一样,要扎扎实实。因为任何事情,骗得别人一时,会毁掉自己一世。

每一碗手擀面里,面条、面汤、土豆或者芋艿、咸菜比例均匀,吃面前按各自的口味,再一点,是一点点自己家里的辣酱,太多受不了,上下拌一拌,美味极了。

很多次,父亲也会失手,擀面出来的面皮是多边形的。我们当时就会开玩笑,说老爸技术退步了,不似从前了。这时,父亲会为自己开脱:“面条的味道好就好,样子,反正自己吃的,等切面条下到锅里,谁还看得见现在的样子啊!”

您说对了。

等面皮足够大,但是薄度还不够时,只见父亲用擀面杖,放在面皮的一端的上方,一点点让面皮绕着擀面杖一圈一圈地卷起来。

父亲说:“把面皮擀薄,刀工均匀,就是为了使面条厚薄均匀。擀面只是基础,只有基础扎实,后面的事情才能做好。”

父亲每一次做手擀面,喜欢用老式的大铁锅煮面,满满一锅,让我们吃个够。灶下生火的事情,就是我们小孩子干。我们很喜欢,都抢着做。

之后的一个月,气温有所下降,慢慢地进入秋天,人的食欲渐渐递增。父亲还没开始上班,我们就会吵着嚷着让父亲做手擀面。

我喜欢手擀面,不仅仅是因为父亲的手擀面好吃,更是因为这个季节的手擀面,它的配料,很好。

因此,只要是面条,一般少不了土豆或者芋头。因为秋天,青菜还没有成熟,可能是刚刚播种,又不愿意去菜市场卖青菜,觉得太浪费。自家腌制的咸菜就成了最好的选择。

“是好吃,因为早上的面条比昨晚的更透了。这就是基础扎实的好处。面条本身硬气,经过高温烧煮后变软烂,这才是非常好吃的。最怕的是面条本身,因为揉面时水放多了,导致很软,擀面时不用很费力。但是这样的面条禁不起高温烧煮,它会很快变坨变糊,影响口感。煮面条时,火候不给力,面条一样会坨、会糊,不好吃。不要看作面条简单,就那几个步骤,但是里边的学问,可不少哩。我们做人要像做手擀面一样,要扎扎实实。因为任何事情,骗得别人一时,会毁掉自己一世。”

夏日的暑气未消,立秋早已悄然而至。在这夏末秋初之际,一到黄昏时分,我就特别想念父亲做的手擀面。